半月狂揽十几万,一个“吃鸡”外挂代理的成长史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几个月前,由于H1Z1 被众多直播平台禁播,且对中国区锁区,《绝地求生》这款游戏异军突起,受到众多玩家的追捧。伴随而来的,是各种神奇的外挂。

卖挂是一个暴利行业,到底有多暴利呢?单聊我们今天的主人公克少,半个月时间,卖挂狂捞十几万一点儿也不夸张。

一个刚刚好的契机让我们采访到克少,刚刚好准备探寻游戏挂内幕的我们碰上了刚刚好准备金盆洗手的克少,在刚刚好的爆料平台“金数据”上给了我们刚刚好的爆料。

利字冲头

从玩家到初阶外挂代理人

半月狂揽十几万,一个“吃鸡”外挂代理的成长史

和许多年轻人一样,克少是一个游戏迷,有10年fps 游戏经验。“吃鸡”一出,克少就投入了大逃杀的怀抱,成为了第一批玩家。

正当他沉浸在大逃杀的刺激和喜悦中时,突然莫名被爆头,之后接二连三以各种荒诞又找不到理由的方式死去,克少当即明白这些是挂。

悲从中来的克少觉得“吃鸡”已死,准备狠狠心弃了这款游戏,却在这时收到了一封卖挂的邮件。

半月狂揽十几万,一个“吃鸡”外挂代理的成长史

(克少后来用排除法分析,这些卖挂邮件应该都来自于STEAM 平台的信息泄露,导致用户邮箱被批量下载,然后用于群发此类游戏广告。2015年STEAM 就曾爆出过大规模用户信息泄露的事故,之后几年一直断断续续有信息泄露的事件发生。)

这封邮件对克少来说无异于一片曙光,当即进群买了2个挂测试,发现使用起来顺畅无比,之后克少时不时开个挂爽一下。久而久之,也许是因为挂太贵,也许是因为花呗满额,克少打起了自己卖挂的算盘。

最开始的克少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添加游戏中名字格式为“英文-QQ 号”的卖挂人(比如英文“FZQ”即是辅助QQ的意思),或者直接QQ 搜索绝地求生群。

半月狂揽十几万,一个“吃鸡”外挂代理的成长史

游戏中的外挂“销售”

半月狂揽十几万,一个“吃鸡”外挂代理的成长史

QQ 查找结果

就这样撞进了几个群,但是这些群的代理费用都比较高。

半月狂揽十几万,一个“吃鸡”外挂代理的成长史

花呗满额的克少觉得一定有不需要代理费就能入局的方式,继续搜索之后找到了这些上线的进货渠道——卡盟的群,继而进入了卡盟的世界,有了不需要代理费即可售卖外挂的方法。

卡盟是类似X 宝的存在,不过它们专注于虚拟产品(如点卡充值、游戏币、电话卡等)的在线交易,有正规的虚拟产品售卖,也有外挂这种擦边产业。

在卡盟,克少终于可以直接进货售卖,成为一个名义上的小代理了。只不过卡盟存在着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真假掺卖

小代理进阶

意外契机成为上线

半月狂揽十几万,一个“吃鸡”外挂代理的成长史

由于经常买到假卡,克少这个时期的客源非常不稳定,时常游走在赚与赔之间。渴望直接与作者联系的克少开始了另一轮搜索,一次在谷歌搜索时无意间发现了外挂贴吧的存在。

在这个贴吧里有各种自称是外挂作者、外挂代理的人,当然其中也不乏骗子,或者说绝大部分的所谓作者和代理都是骗子。

克少在这个贴吧加的5个人中有4个是骗子,第一次被骗是为了批发一个叫SKT 的外挂。对方报20一张,付完钱后克少立刻被拉黑。

半月狂揽十几万,一个“吃鸡”外挂代理的成长史

在这样的灰产里一定少不了骗子

这5个人中还有一个自称作者,这个作者也就成为了克少“转型”的契机,成功使他拥有了一手货源。

(ps.1 克少一直觉得这个作者也不是真正的作者,而是在某论坛花钱找真正的作者制作了这款外挂,之后添加“制卡器”,用来制作验证外挂的“卡密”,同时将制卡器部署在各个端口。

ps.2 外挂每个人都能下载,但想正常使用,必须要有“卡密”验证。)

当有代理出现时,这个“作者”就给他们开一个端口,想要制卡就必须往里面充值购买。

对“作者”来说,制卡是不需要成本的,唯一的投入是前期开发的费用,之后每出一个卡密都是纯收入。单个卡密的购买金额全由作者决定,换句话说,一手代理的成本全凭作者心情。

半月狂揽十几万,一个“吃鸡”外挂代理的成长史

这个作者卖的外挂叫“蝙蝠侠”,当时运行比较稳定,且不易被官方察觉,销量比较好。克少试水购买的少量卡密不费什么力气就全部卖出去了,每张卡的差价足足75元,这次试水克少净赚1500元。

尝到甜头的克少立刻又进了100张,为了提高收入,克少在之前售价的基础上又提高了50元,单次差价达到125元,提价的同时跟顾客提出封号包赔,这也使得顾客比较能接受。

偶尔有玩家被封号找到克少,克少都照价赔偿,看起来很亏,但事实上这个时期的克少赚得比之前更多,羊毛出在羊身上,被封号的玩家毕竟是少数。且因为实打实退了钱给被封号的玩家,克少还获得了五星口碑,有了一批死忠客户。

没过多久,“蝙蝠侠”也终于被官方察觉,变得极不稳定,玩家使用后频繁被封号,作者说需要暂停一段时间便消失了,这款外挂开始进入冬眠期。

克少手里握着剩余没有售出的卡密,也不着急,一边维持和顾客的关系,一边找到了另外一款叫“血族”的外挂出售。这款挂跟之前的“蝙蝠侠”比起来很不稳定,继续以150包赔的方式出售一定赔本,于是克少告诉顾客由于官方最近风头紧,不能再确保包赔。

基于之前出售“蝙蝠侠”时说赔就赔造就的良好口碑,买挂的玩家们对不包赔的不稳定新卡也都没有责怪,反而愈加觉得克少是一个实诚的卖家。

高收入

伴随的高风险

半月狂揽十几万,一个“吃鸡”外挂代理的成长史

高收入必须伴随高风险,这些风险都得代理们自行承担。

风险一:外挂不稳,必须跑路

消失一段时间后,“蝙蝠侠”的作者带着优化过后的外挂重新出现,联系了克少这批下线,用新挂的卡密跟他们置换不能使用的那批老卡密。

“蝙蝠侠”重新开始出售,许多代理立刻就卖出了一大批,这时的代理们没有想到后面有一场大风暴等着他们。

所有人都没想到更新后的“蝙蝠侠”会造成电脑蓝屏,有一些买挂的网吧甚至出现机器全部瘫痪的事故,出售这个版本外挂的代理们立刻跑路,躲避这一批买家追责。

半月狂揽十几万,一个“吃鸡”外挂代理的成长史

而克少跟他们不一样,他没有躲藏,也没有跑路,更加没有负责赔偿,因为换完新版卡密的克少当时在在外地有事,没有立刻开始出售新卡,躲过一劫。

风险二:作者捞够跑路,巨大损失自行承担

12月,为了防止外挂,《绝地求生》进行了一次大更新,之前所有有效挂统统失效。但是作者们是强大的,更新当天市面上就出了2、3种能用的外挂,代理们大量囤货准备揽钱,只一两天,这些外挂作者的后台流水轻松到达数百万。

某些作者捞得差不多,便不愿意再对外挂进行维护更新,卷款跑路。不少代理端口的余额都没有用完,此外还有许多代理手中囤有大量的卡密不能继续使用,全都砸手里,找不到任何挽回损失的方式。

半月狂揽十几万,一个“吃鸡”外挂代理的成长史

使用外挂的玩家担风险

承担风险的除了代理,买挂的玩家也一样,软件不稳导致的电脑问题还好说,更糟糕的状况是外挂中隐藏的木马文件。

前不久腾讯才发文称捕获了一款藏在某外挂中名为“tlMiner”的挖矿木马,这款木马支持对包含比特币、HSR 币等58种虚拟货币的挖掘,目前被设置为专门挖掘HSR 币。

用户电脑一不小心中招就会沦为这些人的“小矿机”,而这,绝不是个例。

半月狂揽十几万,一个“吃鸡”外挂代理的成长史

客户来源?

不是问题!

半月狂揽十几万,一个“吃鸡”外挂代理的成长史

聊到这里,我忍不住问克少,第一次做这行,去哪儿找到这么多客户的?

克少也不隐瞒:“有时候一些散客会拉来团体的大单。比如零售的时候认识的一个网吧老板,网吧里有300台机子,单次购买数量就能达到100+;再比如一个富二代,上来直接要求要极其稳定的外挂,我手上刚好有一个国外牛人写的挂,稳到爆炸。进来2000,卖给他7000,土豪就是不一样,富二代没有任何犹豫一次买了3个,瞬间净赚15000。

半月狂揽十几万,一个“吃鸡”外挂代理的成长史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别的渠道,比如去微博买“热门”广告和关键词推送,去百度做竞价排名、炸群器和淘宝直通车等等。”

在所有推广方式里面,克少最喜欢使用,同时觉得最有效果的就是淘宝直通车和炸群器。

来源一:X 宝直通车

X 宝直通车是淘宝给店铺的一个推广手段,按照点击量收费,本意是给商铺做竞价排名,却不想被外挂代理利用。

代理们开好店铺之后先上架一个正常的商品(比如绝地求生鼠标垫),然后叫朋友帮忙购买收货,做一单正常的流水,24小时后即可开通淘宝直通车。

直通车开启后则把绝地求生鼠标垫的图片和商品说明改掉,换成卖挂加Q加群。之后在直通车里买一个关键词的点击,将单次点击收费的价格设高一些,这个“商品”自然会出现在关键词搜索页的前列。

比如克少,买的关键词是“绝地求生辅助”,单次点击设为5元一次,大大超出了这个关键词的市场均价,自然出现在搜索页前列。

这一切完成后只需静静等待,半小时20~40人入群不是问题。这些入群的人都是潜在客户,转化率自然高。

半月狂揽十几万,一个“吃鸡”外挂代理的成长史

不过这个漏洞已经被淘宝察觉和重视,走这条路店铺会被秒封,变得不再可行。

来源二:群发炸群器

“炸群器”下载后会自动往添加的群里发送广告,另一种形式是“群成员提取器”,提取所在群的成员信息之后往他们的邮箱中发送广告。

半月狂揽十几万,一个“吃鸡”外挂代理的成长史

回首再思考

退出源于醒悟

半月狂揽十几万,一个“吃鸡”外挂代理的成长史

半个月十几万,这样的利益想要回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克少却在不久前宣布要金盆洗手,并伴以行动,解散了一个两千人的零售大群。

问到是否可惜的时候,克少的这番话或许能成为热爱游戏的你我的思考。

“最初喜欢游戏是因为乐趣,游戏只为了沉浸在其中的痛快感觉,还有和朋友一起配合分享的乐趣,也是为了彻底的放松和娱乐。

可是渐渐的,在这样纯粹的游戏当中也有了所谓‘名’和‘利’的诱惑,玩家追‘名’,代理求‘利’,大家全都忘记了游戏的纯粹,我也是。

前段时间用挂开游戏,突然有种抽离感,仔细回想,才发现失去竞技的游戏其实已经没有意义了,只是味同嚼蜡的一种白费时间的方式。

游戏,本来应该是一个暂时抛开现实的更纯粹的东西。

这番话说完,小白觉得,这时的克少才算是真的完全成长了。

——————————————————————————————————————

写在最后,东东的话

各行各业都存在着许多鲜为人知的内幕,而这些内幕往往会伤害大众、影响社会公平性。

对于外挂,我们的能力也很有限,此前爆料的“21岁大学生卖外挂日赚上万元”,我们只是单纯地拿到了对方的后台,但只看这些冰冷的数据,似乎缺少了点什么。

这次克少通过我们提供的“金数据”这一曝光渠道,让我们对外挂中的内幕了解得更加清晰,也在时刻让我们自省——对于这个世界,到底还有什么东西能做到纯粹。


关于重发的说明

昨天发送推文后查出内容中有一些细节失误,本着严谨的态度,特删除重发,十分抱歉给大家带来不良体验,一本黑将继续以严谨的态度带给大家更多干货文章。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一本黑 原文链接: 半月狂揽十几万,一个“吃鸡”外挂代理的成长史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